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拨浪鼓之音 > 廿三里名人

廿三里名人

骆宾王写情书
nsljd.yw.gov.cn  2012年06月09日  来源:义乌商报
〖 字体: 〖 背景色: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 〖收藏〗 〖打印〗 〖关闭〗
       童年时代吟写《咏鹅》,中年时代写《在狱咏蝉》,晚年撰写《讨武曌檄》的骆宾王,也写过情书?这当然是百分之百的真事儿。

  骆宾王出生于公元619年,青壮年为道王府属,667年49岁时入京应试,对策入选,授奉礼郎。公元670年到675年,骆宾王随军征伐西北西南。公元673年,骆宾王在蜀中成都停留期间,写了一首著名的情书《艳情代郭氏赠卢照邻》。

  艳情,是指以男女爱情为题材的诗歌。郭氏,成都人,诗人卢照邻的恋人。卢照邻,河北涿州人,与王勃、杨炯、骆宾王合称初唐四杰,曾任职成都新都县尉。认识了郭氏,郭氏因此怀孕,后卢照邻有事回长安,因病未归。郭氏生产后子早殇,悲痛之际,识骆宾王,于是就请骆写下了这首著名的情诗。这是一封由诗人写给诗人的情书,并且同为初唐四杰之一,这本身是一个传奇故事。按闻一多先生的观点,此事最宜写成小说。

  这首情诗很长,有三十二韵。写此诗时,骆宾王已55岁,卢照邻约44岁,说明卢郭恋爱时,县尉诗人约为43岁。全诗最动人的句子,在于后半部分的抒情。

  “悲鸣五里无人问,肠断三声难为续?”这两句最为闻一多先生欣赏,诉说郭氏的伤心,有些夸张。“独坐伤孤枕,春来悲更甚。”更为伤心,全是女子的口吻,真难为55岁的老夫子骆宾王。“谁分迢迢经两岁,谁能脉脉待三秋?”一个人孤苦零丁,等不了两年和三秋,四杰的才气从中可知。初唐时节,律诗还不成熟,但骆宾王此诗此句,对偶已达熟练。

  骆宾王写情书事,不一而足,尚有《代女道士赠道士李荣》诗。这首长诗,乃骆宾王在长安时所写,时间在《代郭氏》之前,是受女道士王灵妃所托而作。

  李荣和王灵妃都是当时道教界的著名人物,李荣在京时与王灵妃相爱,后云游蜀中,一去不返。王灵妃思念情切,听说骆宾王将去蜀中,所以就向骆诉说了他们之间的爱情,希望骆能促其团聚。

  这首诗也很长,闻一多先生引用了“梅花如雪柳如丝,年来年去不自持。初言别在寒偏在,何误春来春更思”等四句。称是“那一气到底而又缠绵往复的旋律之中,有着欣欣向荣的情绪。”

  老夫子骆宾王,在成都停留期间,也有过恋情,其怀念诗《忆蜀地佳人》,就是怀想蜀地的女子。

  “东吴西蜀关山远,鱼来雁去两难闻。莫怪常有千行泪,只为阳台一片云。”这是骆宾王唯一的七绝。言自己回江南途中,想起与自己有情的女子。此诗闻一多先生也在《唐诗杂论》中提及,说到骆宾王的“薄幸”。

  而最能代表骆宾王笔下女子神态的,可算《咏美人在天津桥》。“美女出东邻,容与上天津。整衣香满路,移步袜生尘。水下看妆影,眉头画月新。寄言曹子建,个是洛川神。”天津桥在洛阳洛水上。东邻美女,出典《登徒子好色赋》。“容与”是楚辞中常用的词。《湘君》和《湘夫人》中,都有“聊逍遥兮容与”作结束,意为飘逸的神态。“袜生尘”,出典《洛神赋》,言女子行在水波上,若脚下生尘。最后两句,更是直接说明寄语曹植曹子建,这位就是洛水女神。

  按照现代的说法,是诗人骆宾王在桥上欣赏美女,美女入眼帘,引到诗人想象洛神宓妃,洛神飘然来到人间。想象丰富,艳丽动人,不失浪漫诗人的笔力。

  唐代是诗歌的年代。初唐四杰之一骆宾王,在家乡人心目中,是一个“个性独钟,诗风别具,集才学、胆识、情理、德操于一身的大诗人。”但是,人性是多面的,从上述四首情诗中,我们可知大诗人铁骨后面柔情的一面。吴敬章